首页 男主 科幻末日 赵氏虎子

第633章:算计之变

赵氏虎子 贱宗首席弟子 10966 2021-01-13 16:45

  就当何顺派出的几名黑虎众带着赵虞亲笔所写的书信下山时,杨定正在山下那座军营的帐内,躺在卧铺上翻阅书籍。

  不过看他时而凝视帐顶、双目亦逐渐失焦的模样,不难猜测他此刻的心思并不在手中的书籍上。

  “啪嗒。”

  他合拢书卷,将其随意放在身边一侧,枕着双手若有所思。

  忽然,帐外传来了护卫庞沛的声音:“少主,高县尉求见。”

  杨定这才回过神来,翻身在卧铺外侧坐定,轻声道:“有请。”

  话音刚落,便见县尉高纯大步走入帐内。

  “县尉有事?”杨定微笑着与来人打着招呼。

  平心而论,前叶县县令毛公提拔的县尉高纯,这几年确实帮了他杨定许多,二人相处地也颇为和谐。

  但这一次,有关于杨定劝祥瑞公主进剿黑虎山一事,高纯却表现出了他‘无法理解’的情绪,再加上赵虞的从中拱火,高纯对杨定也出现了一些想法——主要就是杨定隐瞒了进剿黑虎山的真正目的,而高纯则对此逐渐心生了怀疑。

  “县令。”

  朝着杨定抱了抱拳,高纯正色说道:“刚才有几名黑虎众,带着周虎的亲笔书信来到营外,唤出卑职,要求卑职将书信转呈县令。”

  说罢,他将手中那支篆刻有‘虎’字,且描有黑墨的竹管递给杨定。

  『周虎的书信?』

  原本还满脸笑容的杨定,闻言神色亦变得凝重起来,当即接过竹管,抽出内中的纸卷,将其摊开,仔细观望。

  仅仅只是扫了两眼,他的眉头便深深皱了起来,更有甚者,从高纯的角度还感觉到眼前这位杨县令眼中隐约闪过几丝恼火。

  他好奇问道:“不知周虎在信中写了些什么?”

  杨定沉吟了片刻,含糊说道:“也没什么,无非就是针对祥瑞公主一事,要与我交涉罢了。……有劳县尉。”

  虽然高纯也听得懂杨定这是暗示他离开,但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县令,那周虎,果真劫掳了公主么?”

  平心而论,那晚‘周虎劫走公主’,这是三千叶县县卒有目共睹的事,但高纯却认为其中有些蹊跷。

  比如说,那周虎为何要劫走公主?

  那周虎如今贵为颍川都尉,又攀上了陈太师,傻子都看得出这家伙日后前途无量,试问,那周虎为何要对公主不利,自毁前程?

  鉴于这一点,与其说那周虎是劫走了公主,高纯更倾向于前者是在保护公主。

  可如此一来问题又来了,既然那周虎是在保护公主,那么谁在加害公主?又是出于什么目的?

  被高纯用异样的目光盯着,杨定不动声色地说道:“眼下还不能做出论断。……辛苦你了,高县尉。”

  见眼前这位县令不愿透露真相,又遭二度暗示,高纯默默告辞离开了帐篷。

  可能是感觉到了什么,待高纯离开后,杨定亦站起身来,站在帐口,注视着高纯走远。

  旋即,他这才吩咐守在帐外的俞建、庞沛二人道:“叫魏驰来我帐内。”

  “是!”

  片刻后,魏驰便急匆匆地来到了杨定的帐内,见杨定坐在帐内的床铺上,他抱拳问道:“少主唤我前来,不知有何要事?”

  杨定挥挥手示意魏驰不必多礼,旋即将摆在床铺一侧的书信递给后者,说道:“方才,周虎派人送来此信,你先看看罢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魏驰将信将疑地接过书信,粗略扫了两眼,旋即神色顿变。

  原来赵虞在信中写道:我已得公主的谅解,又借得金令,今欲与杨兄相约山中一见,若杨兄不赴,我便助公主达成心愿,介时,令夫人不得活矣。

  “卑鄙!”

  魏驰当即骂道。

  骂毕,他惊诧地看向杨定,惊声问道:“这周虎,果真得到了公主的谅解?……怎么会?”

  他可是与那位公主相处了好一阵子呢,深知那位公主的偏执与顽固,凭他的印象,别说那周虎得到了公主的谅解,那位公主甚至都不会给周虎解释的机会。

  “……”

  杨定默不作声,起身在帐内来回踱步。

  前日半夜,那周虎才将公主一行人掳到黑虎山,看当时那位公主喝斥周虎时的愤慨之色,他也很意外,那位公主居然这么快就谅解了那周虎。

  但鉴于周虎在信中提及他夫人杨何氏,杨定亦不敢贸然断言,毕竟那周虎确实有可能用‘投其所好’这招办法,来得到那位公主的谅解,而牺牲的,则是他杨定的夫人。

  饶是杨定此刻亦不禁要骂一声:实在太阴损了!

  “会不会周虎是在使诈?”魏驰皱着眉头在旁说完,他还是难以接受,那位公主这么快就谅解了那周虎。

  在他看来,那位公主被强行掳上山后,肯定会大吵大闹,怎么可能静静坐下来听那周虎解释?——那周虎就算有说服公主的可能性,也得看那位公主是否愿意听从啊。

  考虑到前几日的时候,那位公主就已对那周虎抱持了莫大的成见,按理来说不可能这么快就给周虎解释此事的机会。

  “我亦不知。”

  杨定亦皱着眉头摇了摇头。

  相比较祥瑞公主是否真的原谅了那个周虎,此刻的他,更在意的周虎在信中的警告——倘若他杨定不识趣,对方便要假借公主的名义,加害他的夫人杨何氏,一如他此前假借公主的名义,率军进剿黑虎山。

  当时,那周虎亦无法阻止公主对叶县的授权,而现如今,倘若那周虎果真向那位公主献出了如此阴狠的一招,博取了公主的欢心,授权周虎去加害杨何氏,他杨定同样也无法阻止。

  事到如今,他只能赴约去见那周虎,看看对方究竟想做什么。

  “魏驰,你亲自带人去一趟黑虎山,告诉对方,就说杨某愿意赴约。”

  “……是。”

  魏驰微微点了点头。

  毕竟他也明白,如今反而是那周虎占据了主动。

  “……有机会的话,设法确认一下公主的现状。”

  “是!”

  当日黄昏前,魏驰便遵照杨定的吩咐,带着几人来到了黑虎山上。

  值守在蛛网狭道的旅贲卒们也没有为难他,派人将他带上了主寨,带到了赵虞所在的住所。

  在见到赵虞后,魏驰抱拳说道:“周都尉,我家少主派人前来转达,他愿意接受都尉的邀请,却不知周都尉打算在什么时候与他相见。”

  “就明日吧。”赵虞随口说道:“明日,在半山腰那边的老寨附近。”

  魏驰点点头,没有反对,但旋即便又说道:“还有一件事,少主命我上山时,委托我确认一下公主的现状,不知可方便让我见一面公主?”

  “不方便。”赵虞笑着拒绝。

  他好不容易将那位公主驯服到眼下这种地步——至少能正常交流的地步,哪能让魏驰去见公主?

  万一这魏驰又对那位公主说了什么,那位公主又闹腾起来,那该什么办?教训小孩可也是很累人的一件事。

  “不方便?”

  魏驰惊疑地看了一眼赵虞,故意试探道:“看来周都尉在那份信中所言,亦不尽实啊……”

  “哈哈。”

  赵虞闻言哈哈大笑,旋即笑着说道:“魏驰,这种小伎俩,你也敢在周某面前拿出来施展?杨定若不信,他大可不必前来赴约。”

  看着一副成竹在胸的赵虞,魏驰微微皱了皱眉,旋即识趣地抱拳道:“在下明白了,明日正午,在半山的老寨附近,是这样吧?我会回禀我家少主。……倘若周都尉没有别的吩咐,在下便先行告辞了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赵虞随意地挥了挥手。

  告辞赵虞后,魏驰立刻下山来到营寨,将他与赵虞相见的经过,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杨定。

  他对杨定说道:“那周虎拒绝我面见公主,也未出示那块金令,但他的态度……从始至终仿佛都吃定了少主,卑职亦无法判断。”

  听到这话,杨定皱着眉头惆怅说道:“倘若如此的话,那周虎大概是真的说服了公主……好了,你我也不必在这里瞎猜了,不管怎样,待我明日见到他,一目了然。”

  “唔。”魏驰附和地点了点头,旋即又问道:“蔡铮那边……”

  仿佛是猜到了魏驰心中所想,杨定摇头说道:“暂时不必透露,待我见过那周虎再说。”

  “是!”

  次日,大概巳时二刻前后,杨定带着魏驰与俞建、庞沛等十余名护卫,沿着蛛网狭道而半山腰的黑虎寨老寨而行。

  途中,刘鹗麾下的旅贲营士卒沿途监视着这一行,而杨定这一行人,亦注意到了这群旅贲营士卒,但双方都有默契,彼此秋毫无犯。

  不多时,杨定一行人便沿着道路来到了那座老寨。

  相比较建成山顶的主寨,这边的老寨又小又破旧,目前已被改为山巡营的据点,比如刘鹗带回山寨的那两千名旅贲营士卒,目前主要就驻扎在这一块。

  当然,为了照顾杨定一行人,再加上某个原因,赵虞真正约见杨定的地方,并非在老寨那边,而是在老寨那一带附近的几间哨屋——顾名思义,即负责放哨的寨众歇息之处。

  待杨定一行人来到那几间哨屋前时,何顺早已在哨屋前的其中一堆篝火旁等候多时,以及其他一干黑虎众。

  瞧见杨定等人前来,他起身相迎。

  彼此都是相识五六年的熟面孔,自然而然也无需介绍,在杨定与何顺随口寒暄之际,魏驰、俞建、庞沛几人有意无意地朝四周走了几步,察看了这附近的环境,虽然他们并不认为此行会有什么凶险。

  而期间,杨定看着何顺背后的几间哨屋问道:“周都尉就在屋内么?”

  “是的。”何顺脸上带着几许莫名的笑容,轻笑着说道:“我家都尉已等候多时了,杨县令请。至于杨县令的护卫,请留在屋外……”

  他指了指一堆空出来的篝火。

  听闻此言,魏驰接过话茬道:“就我跟俞建陪少主一同入内,庞沛与其余人留在此处,何顺,这应该没什么问题吧?”

  何顺耸了耸肩,表示无所谓。

  毕竟介时他们大首领身边,也有他牛横与他在旁,不怕杨定、魏驰敢做什么。

  真要打起来,他老大牛横一个人就能收拾掉魏驰与俞建二人了——双方认识都许多年了,彼此大致都清楚对方主要人员的实力。

  “请。”何顺向杨定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  “请。”

  在何顺的指引下,杨定带着魏驰、俞建二人,迈步走入了正中间的那座哨屋,而他随行的其余护卫,则在庞沛的带领下,在一堆篝火旁坐了下来。

  在仅仅相隔十几步的地方,龚角带着一干黑虎众,围坐在另一堆篝火旁,朝着庞沛等人露出不好怀疑的笑容。

  而此时在屋内,赵虞正与牛横坐在一张摆满了酒菜的桌旁,静静等着杨定到来。

  待看到杨定走入屋内,出于礼数,赵虞亦站起身来相迎,将杨定邀请至桌旁坐下。

  而魏驰与俞建二人,则站在杨定身后,就如同站在赵虞身后的何顺。

  唯独牛横坐在赵虞的左手旁,此刻正美滋滋地喝着酒,剥着摆在盘中的干果,看也不看杨定等人。

  “杨兄这次,可是不厚道啊。”

  赵虞笑着替杨定斟了一碗酒。

  或许是胜券在握,此刻的赵虞很是镇定,一点也不着急接下来要谈的事,反而调侃着杨定。

  相比之下,杨定就没有这个心情了,他瞥了一眼赵虞,淡淡说道:“你当真得到了公主的谅解?”

  “当然……”赵虞笑着说道:“再者,公主也感受到了周某的真诚,因而原谅了周某。”

  其实这会儿,在赵虞与杨定等人就坐的桌下,在那块盖着的鹿皮下,其实有一个暗格。

  暗格下,那是一个地窖。

  在这间光线昏暗的地窖中,祥瑞公主正与馨儿、宁娘二人,侧耳倾听着上头的对话。

  待听到赵虞那句‘真诚’时,祥瑞公主就气地鼓起了脸。

  真诚?!

  『这周虎好不要脸!明明他只是将本宫狠狠痛打了一顿。』

  她气愤地想道。

  从旁,馨儿与宁娘一直关注着祥瑞公主,见她鼓起脸,宁娘赶忙捂住了公主的嘴,而馨儿,亦在旁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。

  在馨儿与宁娘的告诫与提醒下,祥瑞公主这才按捺下自己曾受辱的恨意,继续静静听着上头那两名男子的对话。

  就像某个周恶人对他所说的,她其实也有些在意,她在延亭哥哥心中,到底是什么地位。

  再者,她也想知道,那个周恶人与她的延亭哥哥,到底谁才是真正欺骗了她的那个坏人。

  “真诚?”

  听到赵虞那番话的杨定为之失笑。

  他宁可相信眼前这周虎用什么手段驯服了那位公主,也不相信对方所说的什么真诚。

  很简单,因为光有真诚,对那位公主没用。

  冷笑了两声,他抬头目视着赵虞,沉声问道:“你当真劝服了公主?”

  “呵呵呵。”

  赵虞笑了笑,旋即从怀中取出了祥瑞公主暂借给他的那块金令。

  瞧见这块金令,杨定、魏驰、俞建三人皆是神色微变。

  杨定淡定地说道:“一块金令,并不能证明什么,也许是你从公主手中夺过来的呢。”

  “我需要向杨兄证明什么么?”赵虞轻笑一声,端详着手中这块金令,似自言自语般说道:“有了这块金令,我就可以对南阳郡下令……杨兄的那位夫人,此刻想必就藏身在南阳郡的某个县城里吧?”

  听到这赤裸裸的威胁,杨定顿时沉下了脸,露出了一副与平日里判若两人的阴沉面容。

  他阴沉地问道:“周虎,你想做什么?”

  “周某也没想做什么。”

  被杨定死死盯着,赵虞神色不改,带着几分调侃说道:“杨兄你也知道,周某一向忠于国家,忠于朝廷,自然而然,也忠于公主……公主素来对杨兄青睐有加,希望能下嫁杨兄,忠于公主的周某,自然要达成公主的心愿。而这,也是我与公主的约定,我助她达成心愿,她则宽恕我此前的种种无礼举动,而介时,杨兄也能成为尊贵的帝婿驸马,啧啧啧,这真可谓是一石三鸟啊……”

  “砰!”

  赵虞的话还未说完,就见杨定拍案而起,目视着赵虞冷冷说道:“我警告你,周虎……”

  “警告我?”

  赵虞面具下的脸上,亦缓缓收起了笑容,冷哼道:“你以为我惧你么?……本来你与那蠢公主的事,我根本不想介入,你要杀她,与我无关,但你却试图将罪名嫁祸给我……杨定,在你眼里,我周虎是那种任人欺辱的人么?哼!”

  重哼一声,他阴恻恻地说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你的伎俩,那晚,假冒我黑虎众袭击军营的那帮贼子,是蔡铮的手下,对么?你与他合谋,欲趁机杀害公主嫁祸给我,既能替蔡铮背后的人铲除那个蠢公主,又能趁机陷害我,对么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杨定深深看了一眼赵虞,正要开口,忽然,不知什么地方传来啪嗒一声。

  只见在地窖中,祥瑞公主与宁娘、还有馨儿,正一起小心翼翼地扶着摔倒的凳子,抬头看着顶上,大气都不敢出。

  而此时,杨定也已判断出了怪声传来的位置,正低头看着桌下,看着桌下铺着的那块鹿皮。

  看看那鹿皮,又抬头看看赵虞,他若有所思。

  『该死!不是叫她们莫要出声了么?』

  赵虞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,正要开口掩饰过去,却见杨定已抬起头来,脸上露出几许恍然。

  而就在赵虞暗叫糟糕之际,却见杨定在略一沉思后,正色说道:“不错!正如你所言。”

  『糟了啊……什么?!』

  饶是赵虞,此时亦有些难以置信,一脸意外地看着杨定。

  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
 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